永輝同道官微
首頁 > 內幕交易防控 > 詳情
“天山紡織重組”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刑事判決書 (2011)烏中刑二初字第2號
發布時間:2011-01-31 | 信息來源: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1)烏中刑二初字第2號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1-31)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1)烏中刑二初字第2號  

公訴機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姚榮江,男,1966年5月10日出生于新疆烏魯木齊市,身份證號碼110108196605105454,漢族,中共黨員,研究生,住本市優詩美地小區牡丹園7-6號,原系新疆凱迪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凱迪投資公司)總經理、新疆瀚陽投資有限公司實際股東。2010年7月3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現羈押于自治區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曹宏,新疆北方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曹戈,男,1972年1月8日出生于新疆阿圖什市,身份證號碼65302119720108021X,漢族,大學文化,住本市新華南路陽光花園小區4號樓3單元402室,原系凱迪投資公司副總經理、資產管理部經理。2010年7月3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現羈押于自治區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林安娜,新疆林安娜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王清,男,1964年9月28日出生于北京市,身份證號碼110102196409283319,漢族,大學肄業,暫住本市五星南路229號1單元303室,原系新疆瀚陽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掛名股東,新疆榮輝金德礦業股份有限公司股東、監事。2010年7月3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現羈押于自治區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蘇松濤,新疆北方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陳雪松,男,1967年4月6日出生于吉林省溫春縣,身份證號碼650102196704061618,漢族,大專文化,住本市明德路5號2號樓203室,現系新疆啤酒花物業公司法定代表人。2010年7月3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次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屈紅亮,新疆鼎信旭業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新疆瀚陽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瀚陽投資公司),住所地烏魯木齊市解放北路261號銀盛大廈245室,法定代表人王清。  

訴訟代表人李烽,男,1965年3月31日出生,身份證號碼650102196503310737,漢族,大專文化,瀚陽投資公司員工,住本市天山區東后街96號3號樓2單元501室。  

被告單位新疆榮輝金德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榮輝礦業公司),住所地烏魯木齊市解放北路261號,法定代表人劉勁松。  

訴訟代表人劉勁松,男,1959年11月4日出生,身份證號碼650102195911043012,漢族,大學本科文化,榮輝礦業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本市水磨溝區南湖路76號1號樓1單元401室。  

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被告人王清、陳雪松、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犯內幕交易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1年1月17日公開開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童燕和李雁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王清、陳雪松及其辯護人、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訴訟代表人李峰、劉勁松均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09年7月21日、22日,被告人姚榮江在擔任凱迪投資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其參與天山紡織重組的職務便利,將“凱迪投資公司投資重組天山紡織”的內幕信息泄露給被告人王清,并指使被告人王清將兩人共同經營的瀚陽投資公司的資金買入“天山紡織”股票。被告人王清利用該內幕信息,于7月21日、22日中國證監會認定的價格敏感期內,分別使用 “瀚陽投資公司” 名義買入“天山紡織”股票320000股,成交金額2022576.16元,借用“谷國棟”名義買入“天山紡織”股票317000股,成交金額1947747元,使用“王清”股票賬戶購買488800股,成交金額3048918.39元,三個股票賬戶合計成交1125800股,成交金額7019241.55元。7月22日王清還利用該內幕信息分別使用“榮輝礦業公司”賬戶購買“天山紡織”股票160000股,成交金額1039075元;還代“石效英”個人賬戶購買“天山紡織”股票45903股,成交金額298677.5元。被告人王清還將該信息告知王繼紅、劉勁松、李烽,三人均購買了“天山紡織”股票并獲利。  

2009年7月22日,被告人姚榮江將“天山紡織重組”的內幕信息泄露給時任凱迪投資公司資產管理部經理曹戈,被告人曹戈又將該內幕信息泄露給被告人陳雪松,并指使被告人陳雪松買入“天山紡織”股票,被告人陳雪松于7月22日在證監會認定的價格敏感期內,使用其與被告人曹戈共同出資的個人賬戶買入“天山紡織”股票125400股,成交金額797714.9元。當日曹戈代其弟媳“張榮”個人賬戶買入“天山紡織”股票87000股,成交金額550529.98萬元。  

天山紡織股票于2010年6月18日開盤,“石效英”賬戶內天山紡織股票于2010年6月24日賣出,盈利187435.27元,瀚陽投資公司、谷國棟、王清、榮輝礦業公司、陳雪松、張榮涉案賬戶因于2010年4月20日被依法凍結無法賣出,截至2010年7月26日立案當日,天山紡織股票收盤價11.75元,上述涉案股票賬戶買入天山紡織的賬面盈利分別為“瀚陽投資公司” 1737423.84元、“谷國棟”1777003 元、“王清” 2694481.61元、“榮輝礦業公司”840925元、陳雪松675735.1元、張榮471720.02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無視國家法律,身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員,在涉及對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故意泄露內幕信息給知情人員以外的人,并指使他人或自己進行內幕交易,數額特別巨大,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被告人王清、陳雪松、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非法獲取內幕信息后,利用內幕信息進行股票交易,成交數額特別巨大,構成內幕交易罪。起訴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姚榮江當庭未作自行辯護。其辯護人對于公訴機關指控姚永江構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沒有異議,但提出姚榮江具有下列法定或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1、因涉及本案的股票帳戶在天山紡織復盤前均已被有關部門凍結,姚榮江等人購買的天山紡織股票未能賣出,故姚榮江內幕交易的行為應屬未遂;2、公訴機關以本案立案當日股票收盤價作為盈利數額計算的標準,缺乏法律依據亦不合情理,應以2009年7月23日發布“重大重組停牌公告”日的股票收盤價為標準計算本案盈利數額;3、本案與國內懲治的同類犯罪相比,數額較小,且未實際取得利益,社會危害性較小;4、被告人姚榮江自愿認罪,積極退贓,悔罪態度較好。請求本院結合以上情節,對其從輕處理,判處緩刑。  

被告人曹戈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曹戈犯內幕交易罪沒有異議。但曹戈辯稱:其沒有向他人泄露內幕信息,不構成泄露內幕信息罪。辯護人提出以下辯護意見:1、本案內幕信息是姚榮江非法泄露給曹戈的,曹戈屬于非法獲取證券內幕信息的人員而不屬于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故曹戈不構成泄露內幕信息罪;2、曹戈的行為雖構成內幕交易罪,但只買入了股票卻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賣出即案發,尚未實際取得利益,屬于犯罪未遂;3、本案盈余數額應以“公告日”的股價為標準進行計算;4、被告人曹戈自愿認罪,積極退贓,悔罪態度較好。請求法庭結合以上情節,對其判處緩刑。  

被告人王清當庭未作自行辯護。其辯護人對于公訴機關指控王清構成內幕交易罪沒有異議,但提出王清具有下列從輕處罰的情節:1、同意姚榮江辯護人提出的前兩項辯護意見;2、王清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較小,處于次要地位,屬從犯;3、本案中王清既有作為單位直接負責人進行內幕交易的行為,又有個人的內幕交易行為,在量刑時應加以區分; 4、王清系初犯、偶犯,且有悔罪表現,請求本院對王清適用緩刑。  

被告人陳雪松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沒有異議,當庭未作自行辯護。其辯護人辯稱:被告人曹戈并沒有明確告知陳雪松天山紡織要重組的內幕信息,陳雪松對此消息是否屬于內幕信息并不明知,其行為屬于正常的股票交易行為,不構成內幕交易罪。公訴機關指控陳雪松犯罪的證據不足,請求本院宣告陳雪松無罪。  

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對起訴書的指控無異議,當庭未作自行辯護。  

經審理查明,2009年7月21日、22日,時任凱迪投資公司總經理的被告人姚榮江在在得知凱迪投資公司要參與重組天山紡織的消息后,便將此內幕信息泄露給被告人王清,并要求被告人王清使用兩人共同經營的瀚陽投資公司的資金買入“天山紡織”股票。被告人王清利用該內幕信息,于7月21日、22日中國證監會認定的價格敏感期內,使用瀚陽投資公司的資金分別以 “瀚陽投資公司”名義買入“天山紡織”股票320000股,成交金額2022576.16元,使用“谷國棟”個人帳戶買入“天山紡織”股票317000股,成交金額1947747元,使用“王清”個人股票賬戶購買入“天山紡織”股票488800股,成交金額3048918.39元,三個股票賬戶合計成交1125800股,成交金額7019241.55元。7月22日王清還利用該內幕信息使用“榮輝礦業公司”賬戶購買“天山紡織”股票160000股,成交金額1039075元;后又代“石效英”個人賬戶購買“天山紡織”股票45903股,成交金額298677.5元。在此期間被告人王清還將該內幕信息告知了王繼紅、劉勁松、李烽,三人聽到此消息后均購買了“天山紡織”股票并獲利。  

2009年7月22日,被告人姚榮江因工作需要將“天山紡織重組”的內幕信息告知時任凱迪投資公司資產管理部經理曹戈,被告人曹戈又將該內幕信息泄露給被告人陳雪松,并要求被告人陳雪松買入“天山紡織”股票,被告人陳雪松于7月22日在證監會認定的價格敏感期內,使用其與被告人曹戈共同出資的股票賬戶買入“天山紡織”股票125400股,成交金額797714.9元。當日曹戈又使用其弟媳張榮的個人股票賬戶買入“天山紡織”股票87000股,成交金額550529.98萬元。次日,天山紡織發布“重大重組停牌公告”同時停牌。  

2010年4月20日,瀚陽投資公司、谷國棟、王清、榮輝礦業公司、陳雪松、張榮的涉案賬戶因涉嫌內幕交易被中國證監會凍結,2010年6月18日天山紡織股票重新開盤,當日天山紡織股票收盤價為每股7.23元,當日上述涉案股票賬戶買入天山紡織的賬面盈余分別為:瀚陽投資公司 291023.84元、谷國棟344163元、王清 479322元、榮輝礦業公司117725元、陳雪松108927.1元、張榮78480.02元。涉案的石效英賬戶內天山紡織股票于2010年6月24日賣出,盈利為187435.27元(已扣押)。  

上述事實有庭審記錄及由公訴人和辯護人宣讀或出示并經過庭審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一、 證明四被告人、二被告單位身份及本案進行內幕交易的主要資金來源的證據  

1、戶籍證明,證實四被告人的年齡、民族、文化程度、住址等基本身份情況;  

2、企業工商檔案,證實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及凱迪投資公司的企業性質,股東構成,注冊資金等基本情況;  

3、書證:凱迪投資公司相關文件、證實天山紡織重組前后,被告人姚榮江任凱迪投資公司的總經理、曹戈任凱迪投資公司副總經理兼資產管理部經理,   

4、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王清供述及證人李峰、劉勁松、谷國棟、王繼紅、張榮、叢學榮等人的證言、書證代持股協議等,證實瀚陽投資公司由姚榮江實際控制,用于購買天山紡織股票的谷國棟、王清帳戶中的資金均來自瀚陽投資公司;瀚陽投資公司和王清均系榮輝礦業公司的股東;陳雪松股票帳戶中的資金系被告人曹戈和陳雪松所共有,張榮個人股票帳戶由曹戈操作。  

二、證明凱迪投資公司參與天山紡織重組的過程,中國證監會確認“凱迪投資公司重組天山紡織”內幕信息敏感價格期,以及被告人姚榮江、曹戈屬于內幕信息知情人的證據  

1、證人米力古麗、侯春麗、習龍生、潘竟、李少楓證言,證實2009年7月20日,有自治區主席助理王會民、前副主席王友三、侯春麗、姚榮江等參加的非正式會議擬定由凱迪投資公司重組天山紡織;  

2、書證:重大重組停牌公告、自治區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責任公司《關于天山紡織重組工作有關情況說明》、自治區金融辦《關于協調天山紡織重組的情況和意見的報告》、新疆天山毛紡織股份有限公司及凱迪投資公司相關文件,證實天山紡織因重組而于2009年7月23日停牌以及凱迪投資公司重組天山紡織的過程;  

3、書證:中國證監會認定函及移交函,證實2009年7月20日至2009年7月22日為本案的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姚榮江、曹戈屬于內幕信息知情人的事實;  

4、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的供述、證人陳昱婷的證言及書證姚榮江手寫的重組天山紡織方案、該方案打印稿等,證實姚榮江得知由凱迪投資公司重組天山紡織消息后,親自手寫重組方案并要求該公司文員陳昱婷打印,后又將此消息告知曹戈的事實。  

三、證明被告人姚榮江、曹戈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將內幕信息分別泄露給被告人王清、陳雪松的證據  

1、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王清、陳雪松的供述,證實2009年7月21日凌晨,姚榮江將凱迪投資公司要重組天山紡織的消息用電話告知王清,并要求王清及時購買天山紡織股票,曹戈于2009年7月21日將此消息告訴陳雪松并要求陳雪松追買天山紡織股票的事實;  

2、公安機關調取的姚榮江與王清通話記錄,證實被告人姚江與王清在2009年7月21日凌晨曾多次通話。  

四、證明本案四被告人及二被告單位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進行內幕交易情況的證據  

1、四被告人供述及證人李峰、劉勁松、馮秀榮等人的證言,證實本案四被告人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利用獲取的內幕信息進行內幕交易以及王清代表二被告單位使用二被告單位資金進行內幕交易的事實;  

2、書證:證券帳戶資料、銀行相關票據、股票交易記錄單據等,證實本案四被告人及二被告單位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進行內幕交易的時間、數量、金額等情況。  

五、公安機關抓獲經過、天山紡織股票牌價及凍結款物等材料,證實中國證監會將本案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將涉案人員分別采取強制措施,涉案帳戶依法凍結;2010年6月18日復牌日的收盤價為每股7.23元。  

綜合控辯雙方在庭審辯論中發表的意見,本院認為,控辯雙方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1、本案四被告人犯罪屬于犯罪既遂還是未遂;2、被告人曹戈是否屬于本案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是否構成泄露內幕信息罪;3、本案被告人及被告單位的盈余數額應以公告日、復牌日還是立案日的股價為標準計算;4、被告人王清是否屬于從犯;5、被告人陳雪松的行為是否構成內幕交易罪。  

現針對控辯雙方觀點,結合本案實際情況、現有證據及已查明的事實,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1、本案四被告人及二被告單位分別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和內幕交易罪屬于犯罪既遂。眾所周知,在證券行業,買入股票或者賣出股票均屬股票交易行為,沒有法律或者法規規定只有同時具備這兩種行為才是交易行為。我國刑法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在涉及證券的發行,證券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買入或者賣出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上述交易活動,情節嚴重的,構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根據該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只要在價格敏感期內實施了買入、賣出或者泄露該信息等三種行為中的任何一種即構成本罪,本案中,被告人姚榮江和曹戈在得知天山紡織要重組的消息后,為謀利在此消息尚未公開前在證監會確定的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將此消息分別泄露給王清、陳雪松等人并明示二人大量買入天山紡織股票,嚴重破壞了國家的金融管理秩序,四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犯罪且已既遂。各辯護人關于本案屬于犯罪未遂的辯護意見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2、被告人曹戈屬于本案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構成泄露內幕信息罪。雖然凱迪投資公司將要重組天山紡織的消息屬于內幕信息,但姚榮江因工作需要將此內幕消息告訴身為凱迪投資公司副總經理兼資產管理部經理的曹戈合情合理,姚榮江自始至終的供述均證實他將消息告訴曹戈是因為工作的需要,好讓曹戈有所準備,因此曹戈屬于本案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其為謀利將內幕信息泄露給陳雪松且為自己或親屬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大量購買股票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辯護人關于曹戈不屬于本案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不構成泄露內幕信息罪,只構成內幕交易罪的辯護意見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3、本案被告人及被告單位的盈余數額以復牌日收盤價為標準計算最為合理。根據查明的事實,被告人或被告單位購買涉案股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只有兩天的時間既2009年7月21日和7月22日,同年7月23日即公告并停牌,直到次年的6月18日才復牌,在此期間涉案股票帳戶除石效英帳戶外均被凍結,被告人或被告單位想要在此期間(包括公告日)獲得非法利益事實上是不可能的,理論上只有到復牌日被告人或被告單位有可能交易涉案股票,因此本院認為以復牌日的收盤價作為本案計算盈余的標準合法亦合情理,公訴機關以公安機關立案之日的收盤價作為計算標準于法無據,應予糾正;同樣,各辯護人關于將公告日股價作為計算標準的辯護意見理由亦不足,本院不采納。  

4、被告人王清在本案中也起了主要作用,不屬于從犯。雖然內幕消息由被告人姚榮江提供,王清個人所享有的涉案股票也不是最多,但本案涉案股票中絕大部分是由王清親自操作購買,且其還將非法獲得的內幕信息泄露給其他很多人,在作案過程中,王清態度主動、行動積極,也起了主要作用,不能以從犯對待,辯護人關于王清起次要作用,屬從犯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采納。  

5、被告人陳雪松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罪。被告人曹戈證實其為謀取非法利益將凱迪投資公司將要重組天山紡織的內幕消息告訴了陳雪松,并要求陳雪松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大量購買甚至追買天山紡織股票,對此事實陳雪松也不否認,因此陳雪松屬于刑法所規定的非法獲取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其在該內幕信息尚未公開前,買入125400股天山紡織股票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罪,辯護人關于陳雪松不構成內幕交易罪的觀點理由不足,本院不采納。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人姚榮江、曹戈身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員,在涉及對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故意泄露內幕信息給知情人員以外的人,并指使他人或自己進行內幕交易,情節嚴重,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被告人王清、陳雪松、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非法獲取內幕信息后,在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內進行股票交易,情節嚴重,構成內幕交易罪。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姚榮江、曹戈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被告人王清、陳雪松、被告單位瀚陽投資公司、榮輝礦業公司犯內幕交易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本院予以支持,但認定盈余數額有誤,本院予以糾正。  

我國刑法規定,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鑒于本案四被告人未實際取得非法所得,庭審中認罪態度較好,均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根據本案的案情及各被告人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依法可適用緩刑。各辯護人請求本院對被告人適用緩刑的意見符合法律規定,本院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第第一款、第六十五條、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姚榮江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二、被告人曹戈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三、被告人王清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四、被告人陳雪松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五、被告單位新疆瀚陽投資有限公司犯內幕交易罪,判處罰金人民幣400萬元;(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六、被告單位新疆榮輝金德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犯內幕交易罪,判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交納)。  

七、四被告人及二被告單位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 判 長 尹 軍  
審 判 員 鄭 斌  
人民陪審員 王建華  

二○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  

書 記 員 化 豫 
積分查詢永輝卡查詢法律聲明客戶服務切換至「電腦版」
Copyright ? 2006-2019 YONGHUI SUPERSTORES,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環中路436號? 消費者服務熱線:4000601933 閩ICP備05003392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 35010202000593 法律顧問:通力律師事務所 翁曉健、張潔律師團隊本站由領域進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建設維護
一码中特免费大公开